意义这种毫无意义的概念,从来都由我自己赋予。

作为通识作业性质的随感,将就着发布出来。

书名

《苏菲的世界》

作者

乔斯坦·贾德

作者简介

乔斯坦·贾德(Jostein Gaarder),是一位挪威世界级的作家,1952年8月8日出生于挪威首都奥斯陆,大学时主修哲学、神学以及文学,并于奥斯陆大学获得斯堪的那维亚文学系挪威文组的学位,曾担任文学与哲学教师,自1986年出版第一本创作以来,已成为当代最重要的北欧作家。

乔斯坦·贾德擅长以对话形式述说故事,能将高深的哲理以简洁、明快的笔调融入小说情境,他最著名的小说《苏菲的世界》享誉全球,被翻译为五十三种语言,全球销售乔斯坦·贾德乔斯坦·贾德量超过三亿册。他的作品动人心弦,启发无数读者对于个人生命、於历史中的定位以及浩瀚宇宙的探讨。

内容简介

《苏菲的世界》是一本哲学启蒙书,它以小说和哲学史的交融,通过一名哲学导师向一个叫苏菲的女孩传授哲学知识的经过,揭示了西方哲学史发展的历程。

全书以艾伯特和苏菲对话的形式,简要地阐述了哲学史上许多大家的观点,同时也叙述了主人公苏菲发现自我、探求真理的过程。其亮点在于作者为读者的角度而写,将本是枯燥晦涩的哲学融入剧情,充满悬疑与趣味的讲述过程使这本书易于接受。

阅读过程

本书情节曲折,想象大胆。与其说是对哲学史的介绍,不如说是通过哲学的基本问题激发阅读者对哲学的兴趣与自主思考。我们国家的青少年或许能从这本书中更新对哲学和整个世界的认识。

其实我在很早以前,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就对这本书耿耿于怀,可总因为这样或那样的时间延后阅读时间或者说是忘记还有这么一档子事,而今日在”半强制性”的督促下,我终于得以一窥《苏菲的世界》的奥秘。

不过,说来却不太过瘾,或许是等待的期望太久,亦或许是电子档的书籍没能使我细致阅读,这本书在哲学史这一块让我不太尽兴。但情节设置上却让我耳目一新:对自身存在的探索、贯穿整本书的悬念设置、最后的开放性结尾······无论如何,这本书值得一读,或许闲暇时间,我会买来纸质版,挑几个宁静的下午再慢慢品读一次。

这本书有两条明线:

一是艾伯特的哲学课堂:他通过信件、录像,以及与苏菲见面的方式向她讲述了哲学史。

二是苏菲自己在逐渐了解哲学的同时认知自我的过程,这一部分可以从妈妈对她的惊诧、疑惑以及学校的考试、作业侧面反映出来。

以及一条暗线(书的后期转换为明线):

苏菲和艾伯特通过”无形的上帝”少校的暗示以及时而涌现的魔幻色彩推测出:自己是少校书中的虚拟人物。他们意识到席德与少校都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并想方设法逃离”上帝”的观测,通过在生日聚会上制造骚乱成功逃到了少校的世界。虽然他们只是以幽灵形态存在,但在结尾处作者留下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暗示苏菲超越了自身的有限性影响到了上层世界,令人无限遐想。

读完后,出于对这本书结局的疑惑以及很好奇其他人获得的感悟,我就在一些平台上搜索了一下,发现有提到 中文版的《苏菲的世界》是有删节的,主要是在讲述马克思最后那一部分。由于老师给出的pdf不太清晰,我是在百度上直接搜索下载的,也确实没有看到删节部分。回过头专程去看了看家庭端中的文档,发现该部分内容也是被删除了;后有幸在知乎平台上找到部分翻译内容,大概讲述的是西欧的所谓”温和革命”、社民主义与列宁主义这两条不同的社会主义发展方向。似乎作者本人并不很赞同列宁主义这种”革命式”的社会主义,甚至有”并不是所有马克思主义思想都是马克思本人的”这类说法。不过到底哪种更适合作为前进的方向,时间总会给我们答案。

感悟

我们都应秉持初来世界时的好奇心与想象力,顺着兔子并不舒适的皮毛向上爬去。

由于笔者的思想远不够完善,以下的观点或许谬误不少,请多包涵、指正。

其实我们每个人从生下来起就在思考哲学、思考意义、思考生与死的距离、思考宇宙的奥秘。

而这本《苏菲的世界》,则是将前人所想简述于我们,带领我们从极远古的年代出发,从苏格拉底讲到达尔文,从古雅典讲到启蒙运动,拉开哲学史的庞大帷幕时,也激发了我们对哲学的兴趣和无限的思考。

兔子的世界

庸碌人生,做快活的无知者;蹉跎光阴,做痛苦的思考者?

正如书中的精妙比喻——这世界是魔术师从帽子中拉出的兔子,大家都出生于兔子的细毛顶端,刚开始,所有人都感到惊异,但年纪愈长,愈深入兔子的毛皮,只求温暖舒适,再也不愿爬出来看看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实生活中,多数人选择了忽视,他们甘心在安逸舒适中度过余生,再也不对一切习以为常的事物抱有任何怀疑。唯有极少数人,一生站在危险的细毛顶端,用好奇的眼光打量世界,以微小的力量探索未知,他们只是保持了对未知的敬畏与好奇,就站在了让绝大多数人仰望的高度。

文中的苏菲也是这样,本来只是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或许也会和绝大多数人一样过完自己庸庸碌碌的一生——不过还好,她遇见了艾伯特,开启了她攀登兔子顶端的征程——尽管这并不是她真正”自由”的选择,不过这是后话,暂不提。

有的时候问问题:某事到底是如何实现的?有的人会至少看起来仔细地想一番,然后给出一个或多或少沾边的答案;有的人想了想便说,用就行了,记住就对了;有的时候连我也是这样回答的。纵然这样做永远是对的,但单知道对就可以了吗?背后的原因却鲜少有人钻研过。”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便是说的这种状况。

而有的人不但”不知其所以然”,甚还自以为然,将错误的理论讲与他人听,举高中教育的案例。某些老师甚至把自认为对的道理讲给我听,却在之后被狠狠打脸:或许高考并不涉及这背后的原因,可再如何也不至于误人子弟,不知便是不知,何必硬撑。问者也许不需要即时而明确的回复,老师可以仔细斟酌后再给出讲解,毕竟求知路上是没有尽头的。扩大到高考,这种功利的模式却让知识有了限制:似乎知识是个游泳池,只要游尽这方寸之地便无须再度探索。而平台上有些什么我倒一点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因为高考不考。

很多人的思想从此便被禁锢在这一亩三分地,失去了对未知的渴望,失去了对结论背后原理的探索。对于无知,他们也便习以为常地默默接受了,就好像拼图本应是残缺的一样。他们生活在这熟悉的世界里,却从未想过世界为何是世界、生命为什么拥有意识、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是庞加莱重现的一部分吗?甚至有人会嘲笑漫漫思考路上的行者,”那得多浪费时间”、”还不如做点实际的事情呢”。而行者只是继续谦卑地走着,面对嘲笑,或许只是五味杂陈吧。

有的人一生充实,却从未想过真实为何物;有的人整天做”白日梦”,却是最清醒的那一个。希望我们不会忙碌一生,到头来连世界的一角都看不清。这也便是《苏菲的世界》出现的动机吧,我想。为了重新唤醒人们对未知的好奇心,为了告诉人们哲学离我们并不遥远、无处不在。在兔子身上趴了几十个春秋,死到临头都从没想过自己活在哪儿,难道不可悲么。

自由与真实

这真是个令人好奇又恐惧、无奈的永恒话题。

说完了本书最开始令人着迷的奇妙比喻,再来谈谈剧情,也是时候说说苏菲的选择为什么并非”自由而真实”了。

整本书最神秘的哲学问题其实就是主角本身:一个关于是否存在的问题。书中写到苏菲一开始对自己的存在性毫不怀疑,根本没有想过这茬,可随着艾伯特在哲学上的教导和一系列超自然的现象,她逐渐意识到自己原来只是一个虚拟人物,也想通了为何上校给她的信最后能传递到席德手中——因为她本身就是上校笔下的人物。她的人生,只是写给席德的一本书,作为她十五岁的生日礼物罢了。

少校就是他们的上帝,少校写下什么,苏菲和艾伯特就做些什么,毫无”自由意志”可言。

何其悲哀。

但是苏菲和艾伯特没有只接受安排好的命运,他们还利用上帝留白之处偷偷计划着,最终在生日宴会将所有人都是虚幻的现实公之于众,成功引起骚动,逃向了更高维的世界——席德和上校的世界——尽管他们只是以幽灵的形式存在。但书的结尾处”解开绳子”却让人浮想联翩,不过这些都是作者杜撰的,只得留白让大家陷入思考的怪圈。

在这个故事中,苏菲和艾伯特通过”现实”的超自然现象证实了自己虚假的存在。然而少校和席德呢?他们知道甚至有过对自己存在的怀疑吗?我们从书中看不出来,但我们知道——他们也只是作者笔下的提线木偶——甚至所谓”苏菲的世界”都是作者让少校”自己”写下的故事。

想到这里似乎就有点恐惧了,那我们和作者呢?我们是否也是其他生物”笔下的故事”?——毕竟没有证据,所有的思考也都只是”无用功”。但其实我觉得能够开始思考自己的存在便也是种进展了,就像书中说的,哲学虽然不能回答上述问题,但至少我们可以顺着兔子的毛皮往上爬,越来越多的看到外面。或许没有思考、未曾直面可以更加快活,但我觉得不行,连思考的勇气都没有,人生不配叫做人生。

很喜欢,也看过很多幻想小说,我觉得那里面很多的脑洞就是对人生思考的一种体现。曾经开过脑洞:如果世界的最初始点是能够被观测的,那么所谓”随机”也或许并非随机,这之后的一切都是可预测的,我们也就没有所谓的”自由意志”。我们的行动,要么是被控制着的,要么是周边的一切因素互相影响后的结果。包括我现在所打出的一个个字,你现在所看所想,也都是因为之前所发生过的推移而来。但一切都未可知,也可能是我现在的知识水平还不足以让我明晓这一切。无论如何,我只希望某一天能够得到一个大概的答案,或者机缘巧合能有一个讨论的对象,这样一来,也许未知的人生路上便能被开导许多。

不过,所谓”超自然现象”,违反”常理”就意味着虚幻吗?没有超自然现象才可能是真实的吗?我以为不过是已有的人生经验画地为牢罢了。物理定律始终适用吗?大家都能看到的世界就是真实的吗?我以为一切都说不准。惯性思考偷走了我们的想象力。

但是这世上很多事情都不是客观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的题连答案都无从探究——何等痛苦!然而那又如何呢?倘没有答案,可以怀疑,可以否定,甚至可以创造。痛苦与无知往往是相勾连的。无尽的痛苦正是我所存在的意义,毕竟,我思故我在。

谈谈删节部分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好说的,不过以西欧”社民主义”与其他地区的”列宁主义”之间的差异开头,讲到”无知之幕”。综合国情等多方面考虑,中国政府(文化企业部)要求删除这些部分。

其删减部分本质上是对 规则制定者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是否能真正制定公平的规则,而达成理想化的”社会主义社会” 的质疑。抛去作者可能存在的情感偏向,我觉得这样的质疑完全是有理的。一个自诩温和的、缓慢的社会主义进程;一个扬言”只有革命才能战胜旧阶级社会”。作者的质疑点在于,列宁主义占据优势后是否会产生另一种形式的压迫。而我觉得绝对公平的社会是永不存在的,我们也只能期望尽可能的公平,毕竟人的私欲是永恒的,”人类总会找个借口斗来斗去”。

最后

人生本就一场大梦罢了。

很多时候,过程其实比结果更加重要,例如思考的时候。孰轻孰重、有没有意义,不是别人说了算,也不是说只有答案确定才有意义。我觉得有意义,这就够了。无论是在物质生活或是精神世界,我希望自己都能始终保持思考下去的劲头,就算一切如缸中之脑梦幻泡影,就算一切本源都未可知——我曾爬出过兔子的皮毛,一切便都值得。

天空不曾留下鸟儿的痕迹,但我已飞过。